news
行业新闻

恒大爆雷,多个南通建筑公司命悬一线?

时间:2021-12-30 09:12:00 来源:河南三建美辰建筑科技有限公司
  恒大爆雷,苏中建设会成为推倒南通建筑业的多米诺骨牌吗?
  
  12月22日,江苏省苏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中建设”)被申请破产重整。申请人为献县华禄建筑器材租赁站,被申请人为江苏省苏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案号为(2021)苏0621破申31号。23日下午苏中建设通过有关部门发布的《情况说明》称法院已裁定对该合作方的破产清算申请不予受理,暂时逃过一劫。
  
  苏中建设大股东为海安县国有县属城镇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持股48.42%。其对外有45家投资企业。南通是近代实业家张謇先生的故乡,苏中建设继南通二建、南通三建之后,居江苏省建筑业第三位,力压第四位中南建设旗下的中南建筑集团,中南控股董事局主席陈锦石被誉为当代张謇,第五位为南通四建,以上为全国最大的建筑之乡江苏南通的建筑五虎。
  
  南通三建自己发的公开信!恒大拖欠到期商票和未到期的工程款(垫付),共计360多亿!截至2021年6月底,南通三建与恒大集团的在手合同额85.77亿元,2020年底公司存货中涉及恒大集团项目合计37.42亿元;除在手和已投入未结算的金额外,截至2021年6月底,南通三建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中涉及恒大集团的款项合计12.12亿元,另有已背书或贴现的恒大集团商业承兑汇票31亿元左右。联合资信决定将南通三建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下调为 AA-,将“19 南通三建MTN001”的信用等级下调为A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
  
  2008年以前南通二建位居恒大总包战略合作伙伴前五名,不过2008年以后没有跟恒大签过任何合同,应该说南通二建的经营理念是值得同行学习与借鉴的。南通三建此前被恒大拖累濒临破产,现在开始努力自救回款,出售了中银富登及南通农商行的股权。
  
  大型地产企业阳光城,奥园,富力,隆基泰和,蓝光,荣盛,绿地,实地等企业皆出现拒付情况,这些都是南通建筑业的"大甲方"。
  
  据悉,由于南通建筑业素有铁军之称,比较符合恒大这种高杠杆、高周转企业的胃口,江苏民间比较富裕,各级建筑老板有较强的垫资能力,南通前十大建筑公司承建恒大项目以数百亿计(南通二建除外),江苏建筑企业卷入恒大债务危机总金额可能达数百亿元!江苏建筑行业能否平安度过恒大债务危机,直接关系到江苏数十万个就业机会。
  
  如果恒大在ZF工作组的干预下,迟迟不能进入正常破产程序,各地ZF将首先通过没收土地避免风险,入驻恒大的工作组会尽量保证广东省及广州市的国企及债务人优先受偿,mg也与我国交涉要求保证mg债权人的权益,银行和央企有高层干预及法律保护,因此,江苏ZF如果不出面,最后恒大的有效资产恐怕在宣布破产前就已所剩无几,江苏建筑业和南通经济将会面临沉重打击!
  
  以外债为例,恒大在12月3日公开宣告债务违约,12月7日收到债权人要求其履行2.6亿美元担保义务的通知,12月9日被惠誉评级宣布为“有限违约”……显然,恒大之所以优先还了这笔钱,是因为偿还外债关系到国家声誉,会优先考虑。
  
  我国各地方ZF利用这段时间,确保恒大在各地的银行账户中的资金被用于继续建设工程项目,这些资金很多是购房者的预付款,涉及社会稳定,当然优先。
  
  恒大在江苏省特别是在南通市属于资产少于负债,江苏无法在自己管辖区域内进行平衡,南通无法通过截流、冻结恒大资产减损。
  
  在此背景下,债权人的权益是否能按照其法定受偿顺序得到充分的尊重,就是考验中央、广东、各地ZF的重要课题。按照国外法律,一旦宣布破产,未经债权人委员会同意,任何抽走恒大资金和没收土地的行为,都属违法。因此,将来的企业破产法可能也面临修改。
  
  现在各债权方纷纷抢占止损先机,9月,安庆恒大公园土地被收回,11月,沈阳自然资源局收回恒大旗下9块闲置土地。12月13日,海口市共8宗土地被依法无偿收回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12月17日,四川省成都市两块土地都因为超过规定开发时间两年以上,被宣布无偿收回。恒大上海持有的北外滩地块是2020年9月17日上午竞得,近日也被收回。这些土地如果是被无偿没收,以土地作为抵押物的资产就灭失了,那么,持有这些土地抵押权的金融机构怎么办呢?如果只是退地还好一点。不过,将来金融机构谁敢进行土地抵押贷款呢?这是否会改变将来贷款的规则呢?
  
  由于各种原因,加上地方保护主义,ZF不会允许恒大进入破产程序,那么恒大宣布破产之前,各方势力会以各种名义得到优先偿还债务,谁能捷足先登,就成了一场大博弈,各地土地局会抢先拿走最优质的土地资产,房地局会把冻结资金用于确保交房,央企中建应该会优先受偿,广东省的债务也会优先。那么,一些民营总包企业和中小供应商就成了弱势群体,这些企业,比如南通建筑行业如果没有ZF支持,再等一段时间,恐怕恒大资产所剩无几了,所谓债权也只剩下残羹冷炙了。
  
  2020年末,南通建筑业企业从业人员多达210万,占南通常住人口的27.2%,南通建筑队更是遍布全球近50个国家和地区。在迪拜,树立的世界第yi高楼--哈利法塔,是南通人建的。我国成立后,大庆油田、新疆克拉玛依油田等项目打响了“南通铁军”的名号。截至去年,南通建筑业总产值9741.9亿元,在地级市中排名第yi。在全国所有城市中,超过上海,仅次于首都北京、湖北省会武汉。在江苏省,南通建筑业总产值约占全省的四分之一,有了这根“顶梁柱”,江苏建筑业总规模连续15年位居全国第yi。江苏建筑业产值最高,2020年建筑业企业营业收入高达3.08万亿,广东和浙江的建筑企业营业收入分别达1.95万亿和1.78万亿,分别居第二位和第三位。mg《工程新闻纪录(ENR)》发布的“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榜单中,共有78家我国内地企业入围,其中南通市6家企业入选,居全国地级市首位。
  
  受到恒大集团债务危机影响,目前苏中建设持有恒大100亿的商票无法兑付 ,再次被申请破产重组!苏中建设受商票影响,导致苏中建设陷入绝境。眼下,用诉讼围城形容当下的苏中建设一点也不夸张。
  
  截至目前,苏中建设共涉司法案件4109起,身份为被告的占比达72.26%;被执行人28次,被执行总金额3960.44万元。仅12月,苏中建设新增14起被执行人信息。
  
  苏中建设是受恒大暴雷影响最大的企业之一。比苏中更大的是宇宙第yi工程承包商一央企Z国建筑集团,Z国恒大欠Z国建筑400亿。Z国建筑手里一大把恒大无法兑付的商票。中建三局、中建四局、中建五局等是Z国恒大最大的战略合作伙伴。
  
  许家印总共只有39亿的资本金,10月20日,Z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2021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表示:“恒大负债约3000亿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金融负债。”恒大负债一是银行,5700亿,二是美元债,1300亿,三是供应商,6670亿,四是理财产品,400亿(这部分有些是集团的内部员工)。
  
  2021年8月,恒大案件被广州中院集中管辖,截至2021年12月13日,广州中院累计受理案件数量367件,诉讼总金额1020亿元。其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151件,标的额267亿元;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82件,标的额332亿元;民间借贷纠纷案件19件,标的43亿元;买卖合同纠纷案件14件,标的24亿元;票据追索及付款类型案件13件,标的13亿元。而在建筑工程施工纠纷案中,中建系统作为原告共起诉案件61件,标的100亿元,是毫无疑问的起诉大户。
  
  目前,在装修行业方面,已有江山欧派、全筑股份、金螳螂等多家知名的大家居行业上市企业公告起诉恒大。目前己起诉总金额10多亿元,12月4日金螳螂发布公告起诉恒大拖欠工程款8.82亿,尚有大量应付工程款和商票,前三季度,全筑股份实现营业收入32.78亿元,同比下降17.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3亿元,同比骤降265.34%,据传全筑装饰己部分停发工资。
  
  恒大在全国有800多个项目,几乎涵盖了全国所有的二三四线城市,恒大最大的销售伙伴之一世联行与恒大就2.46亿元达成抵房解决方案,剩余9.9亿债务难以收回,被大横琴集团收购2.85亿股股份,占世联行股份总数的14%。截至2021年6月末,贝壳其应收账款高达138.32亿元。其中,恒大债务至少十亿以上,居前二名。贝壳、世联行、易居等掌握了恒大销售端及相应的客户,如果处理不好,自然会造成社会动荡。
  
  因此,南通ZF及江苏省建筑行业主管部门如何应对恒大危机,避免恒大成为压垮我国第yi建筑大省和第yi大市的稻草,就是考验南通建筑龙头企业及江苏省ZF的核心指标,这可能关系到江苏数千亿的GDP,数百亿的税收,数十万人的饭碗及江苏各银行数百亿资金安全(含苏宁200亿及金螳螂等大型产业链龙头企业关连负债)。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河南三建美辰建筑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XML 豫ICP备19044280号 地址:洛阳市宜阳县产业集聚区轴承产业园 豫公网安备 41032702000148号 技术支持:尚贤科技

返回顶部

网站首页 电话咨询 返回顶部